贝斯特全球最奢华-探访魔都网红餐厅:“电台巷火锅”夜雨排长队,红油锅热到午夜12点

贝斯特全球最奢华-探访魔都网红餐厅:“电台巷火锅”夜雨排长队,红油锅热到午夜12点

满座,人声鼎沸。40多口红油锅“咕嘟咕嘟”冒着泡,滚烫的热气升腾,像一座座正在喷发的小火山,十多位服务员忙碌地穿梭在150多位食客中间,送菜、添水一刻不停。

人们的脸被热气模糊,汗珠顺着两颊流下也不管,眼睛直勾勾盯着锅内,长竹筷放下捞起,嫩牛肉往蒜泥麻油里一滚,送入“五脏庙”,再喝一口可乐就着下肚,一声满意的轻叹后,和对面朋友开聊,宅家时的憋屈、复工后的忙碌,一吐为快……

火锅店门口等待叫号的顾客。   顾杰 摄

这是3月21日晚上6点多网红店“电台巷火锅”内的一幕,热火朝天的景象让人不免感叹,在家“闷”了两个月,上海市民的消费热情正蓬勃复苏,“闹腾腾”的大众美食火锅首当其冲。

当晚6点,记者到达火锅店时,店外已经搭起一圈绿色大棚,棚内是一张张双人小桌,用以扩充座位。记者走近询问哪里取号,棚内端着盘子的服务员探出脑袋:“已经停止取号啦!今天是吃不上了!”

店外搭起大棚扩充座位 。  顾杰 摄

记者一愣,看了眼手机,这不是才6点?服务员用一种“你是第一次来吧”的表情笑说:“前面排了170多桌,现在就算拿到号,至少得等三个多小时,改天再来吧。”

记者不死心,绕着大棚走到正门,发现二三十位顾客在门口排起了长队,心凉半截。店家贴心地准备了三脚凳,在大棚外摆了一溜。“这还只是现场排队的,大部分人都在附近闲逛,等微信叫到号马上杀回来。”守在门口负责叫号的店长马先生告诉记者。

“怎么能有这么多人?”记者忍不住发问。“最近这两周都是这情况,尤其是周末,如果现在不停止取号就没办法准点下班了,你今天铁定吃不上啦!”马店长示意记者往店内瞧,座无虚席的大厅是最有力的“逐客令”。

就在记者犹豫的时候,连着三拨顾客走到门口发问:“这里取号吗?”马店长熟练回复:“今天没号了,改天再来吧!”大人小孩听了都一愣,伸长脖子不甘心地往店内瞧了又瞧,知道店长所言非虚,只好掉头。

网红效应实非虚名,来自重庆的“电台巷火锅”在魔都“吃货”圈里名气不小,据说曾创下单店排队2000桌的惊人纪录,食客中不乏李易峰、杨洋、张靓颖等众多知名艺人。2018年,电台巷火锅上海首家分店开业当天,立刻占据大众点评上海地区火锅热门榜第一,两家分店至今霸榜虹口区和人民广场火锅热门榜第一。

疫情期间,顾客热情仍然不减,记者在软件上看到,2月11日恢复营业以来,几乎每天都有网友评论,总点评数已经超过1.8万条,“打卡”一词高频出镜。

在店门口,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顾客,很多人表示这是疫情发生以来第一次出门聚餐。有人在朋友圈看到这家网红店,两个小时前取了号,为等号已经在周围转悠了好几圈,还有顾客表示“受够了在家做饭点外卖的日子”。

晚上6点半,天空突然飘起大雨,却没人有离开的意思,店家不得不撑起两顶雨棚供排队的顾客避雨。一位等了两个小时的年轻白领放话:“不能半途而废,两个月没吃火锅,实在是忍不住了!”

记者进入店内躲雨,人们忘我地涮着火锅聊着天,头顶偶尔有地铁驶过的隆隆声。火锅店主打怀旧风,墙壁和地面铺着绿白相间的瓷砖,模仿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卖部和洗澡堂。简易三角凳和不宽敞的桌台,就像重庆的路边店,市井气息十足。

店家为排队的顾客搭起雨棚。顾杰 摄

豪迈的火锅文化,以及不拘小节的就餐环境,暗合着人们出来“透口气”的心理。记者见到两位仍未开学的大学生,这是她们疫情期间第一次出来聚餐。“现在值得排队的也只有火锅了,那种大家一起参与的感觉很热闹也很温馨,毕竟我们已经两个月没见过这么多人在一起吃饭了。”

其中一位女生告诉记者,自己是这家火锅店的常客,现在排这么长的队“一点都不意外”,“有一次我下午3点网上拿号,晚上7点才吃到,现在的人比平时都算少的。”

马店长告诉记者,疫情之前,他们通常营业到凌晨2点,受疫情影响,复工初期限制人流,营业时间调整到晚上10点,由于疫情有所好转,前两天刚把营业时间延后至晚上12点。“目前全天人流量在四五百人左右,2月初刚复工时每天人流量只有一两百人。”

火锅店原本没有外卖服务,恢复营业后,为了照顾想吃火锅又不想出门的顾客,店方推出了打包自取的服务。“很多住附近的人,会叫跑腿服务,到店里把锅底和食材打包带走,在自己家里煮。”马店长说,现在,顾客倾向于堂食,上门自取的人已经没有了。

马店长也坦言,刚复工时,心里还是有些忐忑,只能尽力把防疫做得更好些,每位顾客进门要测体温、消毒并登记,还要求顾客一桌隔一桌坐。2月初,受疫情影响,部分外地供应商尚未复工,物流也出现问题,牛肉等一些食材市场上买不到,这让顾客的选择少了一些。“现在供应商都已全面复工,食材供应基本没有问题了。”

随着企业也陆续复工,附近不少公司职员也选择到火锅店聚餐。李女士和同事一行8人下午4点就来到店内,记者见到他们时已经吃了3个多小时。“这是疫情过后和同事第一次聚餐,也只有火锅可以方便这么多人聚一起。”李女士说,见到门外这么多人还是很惊讶,“可能大家真的憋坏了吧。”

火锅店与鲁迅公园仅一墙之隔,春分刚过,公园内盛开的樱花悄悄越过墙头,垂了下来。樱花树下,热辣蒸腾,一位食客说道:“你看这锅子是一直热的。”